毫不奇怪,胡伟伟辞去了莫白首席执行官一职。

发布日期:2019-05-31

    头图来源:视觉中国胡玮炜最终还是离开了她一手创办的摩拜。12月23日,摩拜发布内部信称,胡玮炜因个人原因辞去摩拜单车CEO职位,由公司总裁刘禹接任CEO一职。胡玮炜在给员工的内部信中表示,自己“完成了阶段性的使命”。至于未来的去向,胡玮炜在信中提到:“我认为出行行业的变革还仅仅是一个萌芽阶段,未来还大有可为,所以我仍然会在这个领域里面,投入我的时间和精力去创业。”美团点评CEO王兴则表示:“非常感谢胡玮炜,不仅创立和塑造了摩拜这个优秀的品牌,也打造了一个优秀的团队,优秀的业务基础。祝福玮炜再创佳绩,也相信摩拜会越来越好。”今年4月3日,美团全资收购摩拜,共享单车双雄争霸告一段落。交易完成后,美团CEO王兴出任摩拜董事长,摩拜单车将保持品牌独立和运营独立。美团也曾在内部信中表示,摩拜单车将保持品牌独立和运营独立。但事实是,从被收购起,摩拜就开始了“去创始团队”的进程。4月28日,就在摩拜被美团收购后不到一个月,在股东大会上投出反对票的摩拜联合创始人王晓峰卸任CEO一职,由胡玮炜接替。摩拜早期高层团队只剩下胡玮炜和夏一平,而后者也被委任去负责“智慧交通实验室”这样远离业务一线的岗位,直接向美团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汇报。今年11月27日,摩拜单车的运营主体“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完成股东工商变更。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投资人李斌等人退出,美团创始人王兴成大股东,占股95%,穆荣均占股5%。在12月20日,据新京报报道,美团创始人兼CEO王兴、美团点评联合创始人穆荣均将自己在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的全部出资额进行了股权质押。胡玮炜在离职的内部信中提到:“在这里我必须说明,并没有‘宫斗’,没有不和,也没有任何组织的纠葛(让媒体失望了)。”也许被收购那天,胡玮炜们也知道,离开是必然的,这半年多时间,也是给摩拜融入美团一个过渡期。#媒体没有失望在信中,胡玮炜非常明确地表达了自己已经“放手”,甚至连“担任顾问”这样的“说辞”都没有了。摩拜已经完全褪去了创始团队的基因,而完全变成了一家美团的公司。原创始团队逐渐淡出,这也是每一家被收购的创业公司,都会面对的命运,而有“眼力价”的创始人们,往往也会主动退出,留下一个体面的结局。2018年春节前,胡玮炜接受了吴晓波《十年二十人》的采访。在采访中,胡玮炜提到,这三年来最让自己意外的是竞争的惨烈。“我也不是像很多男性那样荷尔蒙旺盛,每天想着要打仗。”胡玮炜最终离开了这片惨烈的战场。在今年4月美团收购摩拜的时候就判断:“对美团点评和王兴来说,这的确是新的开始,但对胡玮炜和她的创始团队来说,可能已经结束了。王兴向来以强势著称,他喜欢掌控局面,不可能再让胡玮炜、王晓峰在管理上‘指手画脚’。”(详见《胡玮炜的胳膊拧不过马化腾的大腿》)摩拜至今也没有实现盈利,美团IPO招股书显示,摩拜单车被美团收购后一直亏损,2018年4月4日至2018年4月30日的毛损为人民币4.07亿元,相当于每天亏损约1500万元。现实是,整个共享单车行业至今依然没能探索出一套合理可行的盈利模式。胡玮炜算是有了一个体面的离场,她的“适时放手”与戴威的“苦苦支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曾经,摩拜与ofo曾无限接近于合并,从而提前结束战斗。但后来的故事我们也知道了,ofo成为了各方资本拉扯与博弈的牺牲品,先后错过了合并与被收购的最佳节点。在资本看清共享单车“无底洞”的本质后,逐渐选择收手。而被一下子被捧到半空的ofo,却失去了回到地面的能力。千万人排队退押金,把共享单车最后一点脸面也狠狠撕碎,戴威与ofo一起,成为了资本梦幻破裂的注脚。被捧为“中国新四大发明”之一的共享单车,至此,只留下了一地鸡毛。创业不易,且行且珍惜。最好的旅程,会回答那些旅程开始时你从未想到的问题——出自纪录片《180°以南》。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网立场

     本文由 古泉君 授权

     网 发表,并经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App 猛嗅创新!